« 2010年11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11年2月 »

2011年1月

桃之夭

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之子於歸,宜其室家。

我是愛極了桃花的。

好像很少有人會說自己喜歡桃花。她太艷,豔的不莊重。世人接受牡丹的富麗堂皇,卻拒絕千嬌百媚的桃花。似乎靠近都會沾染一個“俗”字。所以忍不住為桃花叫屈。詩人留給她的清淨太複雜,後人只記得走馬章台時涼薄的邂逅,曖昧的韻律,忘掉了她最初走來,清秀如鄰家小妹時,怦然心動的瞬間。

從很早開始,腦袋裡存了一個畫面。紅成一片的花,躲在暗影裡的樹根,暗得發紫的天空,瑪麗凱薩特的顏料盤,徹底的大色塊。那個時候就很想寫一寫桃花,故事裡的桃花,燦爛到極點的桃花,輕佻寧潔的桃花,可以高傲也可以平易的,桃花。因為疏懶了,到底沒有動筆。安意如寫的《世有桃花》,像是為我開了扇門,推門進去,全是過去見過的感動。

比我們再老一些的人,或多或少,都有些桃花情結的。鋼筋水泥還沒有氾濫的時代,它曾經是最平易近人的花。小路邊,巷子裡,田地間,家宅中,隨處可見。老家曾經種過一顆很大的桃樹,開很美的花,結甜的果,那華美的不像是人間種的花,剛硬,生氣勃勃,嬌媚。我於是坐在樹下,反复的念幼時唯一會的詩句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”。

少年曾靠在一起許下心願,被微笑的桃花挑逗了,被春天撩撥了,碰到了愛情。於是他念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之子於歸,宜其室家。”
  
到底是年輕啊。流光逝水,有一天發現,你記得她臉上的痣,記得她愛的顏色,笑的聲音,但你無論如何想不起,她長的樣子。
  
所以喜歡《長干行》。

有一個仙人一樣的男子,有最敏感的眼和最清秀的手,寫了一首浪漫的愛情童話。
  
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。
  
同居長干裡,兩小無嫌猜。
  
記得我劉海初蓋前額的時候,
  
常常折一枝花朵在門前嬉戲。
  
郎君總是跨著竹竿當馬騎來,
  
手持青梅繞著交椅爭奪緊追。

從很久時起我倆一起住在長干裡,
  
咱倆天真無邪相互從不猜疑。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謝謝冬天

自從回到家以後,很久都沒有在qq上寫日誌了。在家的時候,我依賴了手機和電腦。今天早上收到了一家設計公司的信息,他們說看到了我的簡歷,隨時都可以去面試,我想我應該是過不去了,我不想靠專業工作。前幾天收到了很多飛信,我都沒有回。我甚至希望他們能從qq上或者飛信上把我拉黑,受不了無聊的短信。

也許我是害怕與外界失去聯繫,總是習慣性的從兜里掏出手機看看有沒有新的信息,除了飛信和1008611。

偶爾也看看空間動態,我發現在我的qq上大學同學的那個分組裡好多人都還沒有備註,好多人很久都沒有說話了,我慢慢的隱蔽了他們的狀態,無聊的時候就去拉黑幾個。

天越來越冷,我的文字進程越來越慢了。雙手敲打鍵盤的速度變慢了,實在是沒有什麼靈感了,這種感覺很痛苦。

想起了沒有畢業的時候,總是一個人在宿舍,那時候可以把短篇寫得盡量的長。可現在我的長篇總是拉不開。

我挺害怕編故事時候的窘迫,望眼欲穿的思考能讓我看透命裡的劫數和辛酸。

看著一行行文字自動換行,點燃一支煙一口也沒有抽,就慢慢燒完。寫得厭倦的時候我就在想也可以刪一點,也可以再把語言裝飾一點。可是總是注重了詞藻忽略了情節。他們說寫長篇很痛苦但要堅持下去,或許寫完第一篇你就會明白天賦會被開發出來。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天賦,只是想盡快寫完,馬上交稿給出版社。昨天晚上讓小呆看了我的開頭,她說她好像進入了文字的世界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違心,我知道她一直都在支持我,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並沒有遠離我,我有點開心。

其實,寫短篇我一直都不害怕,一旦進入長篇的推理,我就覺得我好像不會寫字一樣。

這個冬天很鬼魅,明明看不見寒冷,卻還是冷。

每天,我都會把窗簾緊閉,屋子亂亂的,喜歡一直構思到下午五點,然後就出去走走。想多思考點什麼,天馬行空,浩瀚,不停息。

寫好了開頭和結尾,只是中間太亂,該怎麼樣有秩序的穿梭。

很久都不見花修成上線了,畢業之後大家都在忙碌。我不知道在我的繁忙裡他們過得怎麼樣,或許我已經忘記了大學,其實每一次瀏覽qq空間,我再也不會關注還是學生的他們發布的心情或者日誌,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輕抽一下嘴角,不知道是蔑視還是幾絲難以用言語描述的怪異。

春風文藝出版社的公告說所交文學作品字數要在20萬字左右。

面對著20萬字的江山,一點都不敢怠慢。

喜歡黯淡的字體一個個喘息著從手下流露出來,慘淡屏幕讓我看著看著,一看就是幾百個瞬間。不知是因為這個冬季的風讓我有些莫名的感到壓抑,還是我自己黯淡了這個離自己很近現實。這篇玄幻小說的開始,我寫遍了所有自己以為巧妙的想法,我卻始終看不透自己終竟歡喜哪一種。

喜歡讓夢想沉重,喜歡使黑色的字體看上去更加黝黑,黑得有些歇斯底里的。然後,看幾眼,自己慢慢淡然……

喜歡關著燈,只有電腦屏幕的亮光陪著我盲打。

把word打開,關閉。打開,關閉。反反复复幾十個輪迴,實在寫不出什麼的時候就用這樣的手段在揮霍時間,冬天的時間流逝的很快,我也覺得在這樣的冬天,文字下的繽紛讓我的世界

顯得有些特立獨行。

冬天的冷,小說的長都是我的考驗吧。寫好了開頭容不得再去刪去,耐不住這種考驗的時候,把word打開關閉的瞬間,我巴不得一眼萬年。

其實在這個冬天裡,我應該是在緬懷對這個冬的希冀。

畢業了,他們都出去工作了,我還是呆在家裡,構思我的文字。冬天了,他們還在外面打工,其實我和他們都是一樣的心境。畢業了,都在蕭瑟的尋索生活。

尊重每一種生活方式,但是絕不磨滅自己的信仰。我一直都在這樣打算生活,茫然可以,但是要在茫然中前行。

在這個冬天我唯一的奢望就是能寫完20萬個字,我想我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忘記我的大學,做一個堅韌的孩子。

我想在自己的文字裡,欣喜和厭煩並行,我只想一眼萬年。

謝謝冬天。

| | コメント (2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« 2010年11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11年2月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