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2016年4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16年6月 »

2016年5月

不同尋常的春天

時光荏苒,風月嬗變。
輕風拂過,吹走美白針了冬季最後一絲凜冽。
又是一個春天,但這是個不同尋常的春天,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二個春天。今年的我們,比一年前成熟了,懂事了,長大了。在以後的以後,縱然記不清你們的名字,但那一張張稚氣未脫的臉龐,早已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腦海裏,深入骨髓。
又是一個春暖花開的季節。清晨,第一抹春日的融融陽光,打破了誰家的窗,點點光影,照著紛飛著的被褥上的細塵,金銀交錯,喧囂了整個世界,模糊而美好。萬物復蘇,演繹著盎然的生機萬象,似乎連空氣裏都氤氳著一種叫喜悅的情愫。那剛探出半個頭的嫩草,似靦腆的少年,又像婉約的少女,好奇地四處張望著,小心翼翼地窺探著這陌生的美麗世界。飛舞的蝴蝶,在野花的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香韻中,伴隨著啁啾的鳥兒,翻飛著動人的翅膀。
但這春日暖陽,這嫩草花香,卻變成了我們奮鬥的理由,因為,我們只剩下一年的時間了。
冬的痕跡,已了無塵煙。我們的稚氣,已消失殆盡。
我們不再對新事物感到好奇;我們開始正視那其實並不遙遠的中考;我們有了悲傷,有了心事。我們懂得了“多思考,少說話”這句真理;懂得了“孤獨,其實是給我們思考自己的時間”;懂得了“人和人之間,太近了會傷人,太遠了會紮人”。
是的,我們變了,我們變得多愁善感。我們這般愛鬧的性子也終究被打磨成如今這副孤言寡語的模樣。
我們懂得了什麼叫社會——我餓了,你有一個麵包,你比我幸運。你分給了我一半,這是朋友;你全給了我,這是愛情;你把麵包藏起來告訴我說你也餓了,這鑽石能量水就是社會,現實的殘酷的社會。
有時候,我寧願像個孩子,不肯看太多的事,聽太多的不是,單純一輩子。其實,沒有人能一路單純到底,但要記住,別忘了最初的自己。
若什麼都不舍棄,便什麼都不能獲取。我們捨棄了單純、天真,獲得了一個機會,一個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,一個讓別人不再輕視自己的機會!
沒有人可以回到過去重新開始,但誰都可以現在開始,書寫一個全然不同的結局。
還有一年,該珍惜的就珍惜吧,該擁有的就要努力抱緊。過了這個暑假,我們就會在九月和初三相逢了,我們要面對的,是中考,是抉擇,是畢業,是離別。
我們會帶著這個春天的夢想,放下過去的榮譽和其他的,好好地拼一年,拿著六張試卷,和命運賭一個明天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不成文的規矩

  媽媽愛吃魚頭,我從小就知道。在兒童書桌我的記憶中,自幼兒時,我就學會了吃魚,魚也慢慢成了我最喜歡的食物。媽媽常常給我買魚吃,我最愛吃鯽魚了。
  幾乎每天的飯桌上都少不了一盤鯽魚。每次吃魚時,媽媽總是把魚的身子和魚頭輕 輕地扒成兩半,把魚身夾進我的碗中,把魚頭留給自己。一次,媽媽又與平時一樣,把魚身夾給我,我終於吐出了藏在心中已久的疑問;“媽媽,你為什麼總是把魚 身分給我,把魚頭留給自己,喔!我知道了,你喜歡吃魚頭!”“真聰明,你猜對了,媽媽就愛吃魚頭”媽媽一邊撫摸著我的頭,一邊微笑著說:“魚啊,可是一種 很有營養的東西!”“什麼是營養啊”我天真地問。“營養就是能幫助你長高,長胖,變得聰明,快快長大成一程多站旅遊人!”“噢,我知道了!”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。我回 過頭繼續吃還剩一半的魚身,見媽媽已經吃完了魚頭,正默默地看著我吃魚,我加快了吃魚的速度。冷不防,一根魚刺紮到了我的舌頭上,這時,我突發奇想:也許 媽媽愛吃魚頭,是因為魚頭沒有刺,而魚身上有好多刺,媽媽一定是讓我煆煉吃魚的本領。我又細嚼慢咽地吃起來。
  從此以後,每次吃魚便有了不成文的規矩。
  長大後,我在事業上開闢了一片新天地。工作之餘,我不會忘了去看年近花甲的媽媽。
  記得那次,我去看望媽媽,順便買了一條鯽魚。來到家裏,見媽媽已經滿頭白髮, 走起路來顫顫巍巍,憐愛之心油然而生,心想:我現在已經步入青年時期,在事業上也有了成就,而換來的卻是媽媽滿頭的白髮與佈滿皺紋的臉。在吃晚飯時,見媽 媽夾菜不太方便,於是,我幫她夾。當要吃魚時,我想到了小時侯:媽媽說她愛吃魚頭。我便把魚頭與魚身擰開,準備把魚頭分給媽媽,這樣也能盡點孝心。當我把 魚頭夾進媽媽碗裏時,本以為她會很高興,沒想到媽媽卻大吃一驚,接著,眼睛濕潤了,淚水從她的眼角落下來,滴進了碗中,她用嘶啞的嗓音說了一句:“可憐天 下父母心!”當時,我不敢問媽媽為什麼,怕她會更加傷心。
  直到後來,我才漸漸明白:在我小癌症中期護理時侯,媽媽說的“我就愛吃魚頭”的那句話是善 意的謊言。因為她不舍得吃魚身子,魚肉很有營養,她希望我吃了後更加聰明,長大後做一番大事業,而把魚身施捨給我,自己卻吃只有魚身四分之一的魚頭。我怨 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這麼傻,沒把魚身讓給媽媽,以此對媽媽一點小小的回報。我好想回去,對媽媽說一句:
  對不起,媽媽,我錯了!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幻畫你的笑靨

    一提筆,腦子裏就是銜接澳洲你的容顏。一落筆,就想幻畫你的笑靨。我早已忘記我們的相遇,只是期盼我的生活裏還能有你的足跡。
  你好像遠在天邊,但又好像近在咫尺。你大約從沒有陪我走完一個春夏秋冬,但是你卻給了我一片梅香傾城。當我身染花香的時候,偶一回頭,卻發現你早已無影亦無蹤。我不知道上哪去尋你,像一個破敗的娃娃,迷茫,失落,又惆悵。於是我想天空能飄下紛飛的大雪,這樣雪花會化成眼淚流過我的臉龐。在剩下的日子裏我學會了懷想,抱著我們曾經每一片珍貴的記憶久不撒手。
  我不知是因你,還是為我自己,我悄無聲息的愛上了梅。這幾年的寒冬你沒在我身邊,但我一人卻年年身染梅香。
  透過花,透過香,我仿佛又避孕方法回到了多年前,我們都還天真可愛。我特怕冷,在冬天幾 乎不出門,有一天你特神秘的在我耳邊低語了幾句。我竟跟你出門了,可一出門,我就對你嘟囔,你沒搭理我,只是將我的手捂著放在了你的兜裏。我對你調皮的笑 了笑,你什麼也沒說。你的一句“到了”,讓我格外興奮,因為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梅林,花兒朵朵金黃,飄著陣陣清香。我們牽著手走進了這片梅林,我好奇的 問你“梅花有紅色的嘛”,你說“有,但我們家鄉這沒見過,不過有一天我們會見到的。”我信了,信有紅梅,信我們能有一天去看梅。你把梅花上的露水沾在我臉上,我也弄你,也不知過了多久,我們都累了,倚在梅樹上幻想著未來。 時間總是過的那麼快,現在我能找到紅梅簇簇了,你卻不能與我同看了。
  你開始追逐你想要的生活,我也在尋求我想要的人生。只是我從不會錯過梅花的花期,不論你在哪,也不知你有沒有避孕 藥 副作用身染花香,但每次看花我都在花下許願。願許久不見的你,一切安好。

| | コメント 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(0)

« 2016年4月 | トップページ | 2016年6月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