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幻畫你的笑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不同尋常的春天 »

不成文的規矩

  媽媽愛吃魚頭,我從小就知道。在兒童書桌我的記憶中,自幼兒時,我就學會了吃魚,魚也慢慢成了我最喜歡的食物。媽媽常常給我買魚吃,我最愛吃鯽魚了。
  幾乎每天的飯桌上都少不了一盤鯽魚。每次吃魚時,媽媽總是把魚的身子和魚頭輕 輕地扒成兩半,把魚身夾進我的碗中,把魚頭留給自己。一次,媽媽又與平時一樣,把魚身夾給我,我終於吐出了藏在心中已久的疑問;“媽媽,你為什麼總是把魚 身分給我,把魚頭留給自己,喔!我知道了,你喜歡吃魚頭!”“真聰明,你猜對了,媽媽就愛吃魚頭”媽媽一邊撫摸著我的頭,一邊微笑著說:“魚啊,可是一種 很有營養的東西!”“什麼是營養啊”我天真地問。“營養就是能幫助你長高,長胖,變得聰明,快快長大成一程多站旅遊人!”“噢,我知道了!”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。我回 過頭繼續吃還剩一半的魚身,見媽媽已經吃完了魚頭,正默默地看著我吃魚,我加快了吃魚的速度。冷不防,一根魚刺紮到了我的舌頭上,這時,我突發奇想:也許 媽媽愛吃魚頭,是因為魚頭沒有刺,而魚身上有好多刺,媽媽一定是讓我煆煉吃魚的本領。我又細嚼慢咽地吃起來。
  從此以後,每次吃魚便有了不成文的規矩。
  長大後,我在事業上開闢了一片新天地。工作之餘,我不會忘了去看年近花甲的媽媽。
  記得那次,我去看望媽媽,順便買了一條鯽魚。來到家裏,見媽媽已經滿頭白髮, 走起路來顫顫巍巍,憐愛之心油然而生,心想:我現在已經步入青年時期,在事業上也有了成就,而換來的卻是媽媽滿頭的白髮與佈滿皺紋的臉。在吃晚飯時,見媽 媽夾菜不太方便,於是,我幫她夾。當要吃魚時,我想到了小時侯:媽媽說她愛吃魚頭。我便把魚頭與魚身擰開,準備把魚頭分給媽媽,這樣也能盡點孝心。當我把 魚頭夾進媽媽碗裏時,本以為她會很高興,沒想到媽媽卻大吃一驚,接著,眼睛濕潤了,淚水從她的眼角落下來,滴進了碗中,她用嘶啞的嗓音說了一句:“可憐天 下父母心!”當時,我不敢問媽媽為什麼,怕她會更加傷心。
  直到後來,我才漸漸明白:在我小癌症中期護理時侯,媽媽說的“我就愛吃魚頭”的那句話是善 意的謊言。因為她不舍得吃魚身子,魚肉很有營養,她希望我吃了後更加聰明,長大後做一番大事業,而把魚身施捨給我,自己卻吃只有魚身四分之一的魚頭。我怨 自己當初為什麼會這麼傻,沒把魚身讓給媽媽,以此對媽媽一點小小的回報。我好想回去,對媽媽說一句:
  對不起,媽媽,我錯了!

|

« 幻畫你的笑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不同尋常的春天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
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1036436/65530765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不成文的規矩:

« 幻畫你的笑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不同尋常的春天 »